<p id="vzxxx"></p>

        <pre id="vzxxx"></pre>
        <track id="vzxxx"></track>
        首頁 > 懺悔·警示

        懺悔·警示

        案語 | 在損友的圈套中滑向深淵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21-05-20 07:41:54    分享至新浪微博

          “我隨意點點鼠標,就能夠幫中介朋友給沒有購房資格的外地購房者通過系統審核。沒想到,我把他們當朋友,他們把我當‘魚’釣。”留置室內,江蘇省蘇州市相城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房地產開發管理科原工作人員尤利衛感到無比羞愧,掩面痛哭。2019年3月,尤利衛因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5年,并處罰金60萬元。

          1991年出生的尤利衛成長在蘇州的一個小康之家,從小在爺爺的寵愛下長大,性格單純,為人善良。2014年,在家人的建議下,尤利衛考入相城區房產交易中心服務窗口工作。盡管是編制外的公益性崗位,但他對這份工作非常滿意。工作之余,他喜歡宅在家里,打打游戲、研究組裝車輛模型,大多數時間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span>

          尤利衛平時很少外出社交,除了同事,打交道最多的就是前來辦理業務的房產中介。有的中介跟他年紀相仿,有共同的愛好,十分聊得來;有的中介從業經驗豐富,節假日偶爾給他送些土特產和小禮品,還會給他講講專業知識、行業新聞。久而久之,他和幾個房產中介關系熟絡起來。在他的記憶里,工作后還能一起聊聊天的朋友,主要就是這幾個人,遇到困難時他們對自己也多有照顧。

          尤利衛將中介看作熱情的朋友,中介卻不會平白無故幫助這個年輕人。2016年10月,尤利衛被調到相城區住建局房地產開發管理科工作,主要職責是審核相城區范圍內一手房購房者資格。2017年4月,蘇州市實行新的房屋限購政策,繳納社保不滿一年或想買第二套房的外地人失去了購房資格。一些房產中介從中發現“商機”,計劃違規幫助外地人購房賺取不正當利益,負責審核購房者資格的尤利衛便成了他們眼中的“關鍵人物”。

          一天,和尤利衛關系較好的中介“小馬哥”給他送來一份購房材料,他查詢后發現,送審材料里的銀行流水有假,便通知樓盤銷售人員審核未通過。幾天后,“小馬哥”的老板張某某專程到尤利衛辦公室拜訪他,送給他兩張面值1000元的購物卡,并表示希望他幫忙審核通過那份銀行流水有假的材料。即使和張某某素不相識,尤利衛心想,這跟在業務窗口收點土特產沒什么差別,還是答應了他的請求。

          尤利衛的態度讓張某某感到這個涉世未深的年輕人“很好說話”,隨即打算請他審核通過更多外地購房者資料。在一間咖啡廳里,好友“小馬哥”向尤利衛介紹了老板張某某,尤利衛這才明白兩人的關系。“小馬哥”說,張某某是自己的至交前輩,今天一起來就是想多交個朋友,尤利衛今后有什么困難,都可以找張某某??吹綇埬衬呈桥笥训呐笥?,尤利衛漸漸放下了對他的戒備。閑聊中,張某某提到,他們還有一些不符合蘇州限購政策的外地購房客戶,如果尤利衛能夠幫忙通過審核,好處費每單2000元。

          “我當時知道這是違規行為,好處費肯定不該拿。但是朋友都提出請求了,我不幫就是駁朋友面子,也不好,沒有意識到他們想利用我手中的權力。加上我法律意識淡薄,認為收好處費和拿小紅包差不多,根本沒考慮違規審核的后果是什么。”尤利衛說。

          這段時間里,另外兩個和尤利衛很熟悉的中介朋友劉某某和徐某某也找他幫忙把不符合條件的購房材料通過審核,每單好處費他都心安理得地收下,卻并不知道自己已經在這些中介朋友的“圍獵”下越陷越深了。

          2017年底,尤利衛已經收受好處費近100萬元,積累起來的巨款讓他深感不安。事情發展至此,他意識到,這和收紅包有本質不同,自己已經觸犯了法律。然而,遇事不知要找誰商量的他,第一時間想到的卻是中介朋友。當他提出自己不該收這么多錢、以后不想再繼續違規審核的時候,換來的不是想象中的停手,而是中介的推波助瀾:“這都是小問題、小事情。我們給你的都是現金,沒有銀行轉賬記錄。就算查起來,大家都是朋友,我們就說沒給過,你說沒收過,不會有什么問題。”因為擔心尤利衛覺得好處費不夠多,中介朋友主動將每單好處費提高了兩至三倍。

          尤利衛動搖了。此時的他既抹不開朋友的情面,又舍不得唾手可得的錢財。心存僥幸之下,他開始麻痹自我,認為自己一不是黨員,二沒有正式編制,這么邊緣的身份,就算查也查不到自己頭上;就算查到自己頭上,公益類崗位人員也不會承擔多么嚴重的后果。

          此后,面對中介好友一次次提高的好處費,尤利衛的心態也發生了變化。起初,對不符合條件的材料他會一一核驗,摸清情況后再予以“放行”。后來,中介朋友送來的材料無論真假與否,他都跳過核驗步驟在系統上點擊通過。再后來,朋友提出材料造假有困難,能否在材料不全的情況下也通過審核,尤利衛干脆直接在系統上確認好購房者基本信息,立即就予以通過。他不僅將如何正確使用權力拋之腦后,連基本的崗位職責也忘得一干二凈。

          就這樣,從最初的懵懂無知被中介“朋友”誘騙,到后來明知故犯不想收手,尤利衛沒有想到,點點鼠標的小小權力也能夠讓自己的人生如此“順風順水”,“意外之財”越來越多的快樂已經完全遮蔽了他內心的恐懼。從2017年4月起的短短一年多時間里,尤利衛充當中介的“內應”,違規幫助沒有購房資格的外地購房者通過審核,所涉房屋有1036套之多,累計收受現金217.7萬元。

          2018年6月,國家審計署發現,從2016年10月起相城區商品住房涉及外地戶籍購房網簽合同有千余套存在疑點數據,尤利衛被暫停了工作。單位領導詢問此事時,他沒說實話,更沒有跟家里人講起自己的所作所為。“太害怕了,一直在逃避。然而內心越害怕,僥幸心理越強,想著這些中介都是好朋友,不會出賣我。只要我不提錢,組織上也不會拿我怎么樣。”直到一條條證據擺在他面前,他才承認了自己的違法行為。

          “尤利衛人生閱歷不足,太過單純,容易輕信別人的話,是所謂的中介朋友將他帶上了歪路,又在他第一次想要收手的時候繼續誤導了他。”辦案人員分析,他固然一開始遇事看不透,但意識到自己行為違法卻欲罷不能時,更多的便是不想看透、不愿看透。而且尤利衛對于自己非黨員、非正式編制的身份存在定位偏差,自認為位卑權輕處于監督盲區,也造成了他愈演愈烈的放縱。

          在一些不法房產中介精心設計的“朋友圈”和陷阱里,這個剛滿30歲的年輕人成為了金錢的奴隸,早早倒在了人生的起跑線上,令人唏噓。(衛冉)

        久久乐tv国产精品,97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免费,日本黄 色 网 站 成 人免费
        <p id="vzxxx"></p>

              <pre id="vzxxx"></pre>
              <track id="vzxxx"></track>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