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vzxxx"></p>

        <pre id="vzxxx"></pre>
        <track id="vzxxx"></track>
        首頁 > 懺悔·警示

        懺悔·警示

        以案為鑒 | 靠水吃水終“溺水”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21-07-28 16:16:43    分享至新浪微博

          “你要干什么?”7月21日,四川省某監獄外暴雨如注,蒼溪縣鄉鎮供水總站原經理張友智在鐵窗前來回踱步,神情焦灼,好幾次伸頭向外張望,這一舉動引起獄警警覺,遂對其出聲喝道。


          “我……我擔心我孫女上下學路上被困,以前我都會去接她的……”如夢初醒的張友智不由哽咽,痛苦地揪著頭發。


          2021年5月17日,張友智因犯受賄罪、濫用職權罪和國有企業人員濫用職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


          張友智曾經是全家人的驕傲,他勤奮上進,靠讀書改變命運,在縣城一小學執教15年,后成功考入縣級部門。在組織的培養下,2010年,張友智成為縣水務局領導班子成員。


          “我定廉潔自律,秉公用權,讓惠民清水真正惠及群眾。”剛走上領導崗位時,張友智對自己嚴格要求。然而,在工程老板千方百計的圍獵中,張友智漸漸難抵誘惑,從吃一次飯、收一個紅包開始,他的心理防線逐漸被突破。


          “憑什么老板出手那么闊綽?我盡心竭力為他們當‘服務生’卻還得捏緊指頭過日子?”在觥籌交錯中,張友智心理愈發不平衡,產生了找機會也能“收點好處”的想法。


          2014年8月,蒼溪縣某防洪治理工程公開招標,原中標候選人排名已見分曉,時任水務局班子成員的張友智本應照章辦事。然而,其囿于私情,千方百計將排在第一第二的公司拉下候選位,讓第三名邱某掛靠的公司提檔升級拿到1000多萬元項目實施權。事后,邱某給張友智送了20萬元現金。


          “第一次收這么大筆錢,我著實緊張了幾天,但最終還是貪欲占了上風。”張友智坦言,自己“舉手之勞”換來老板豐厚回饋,既高興又有些擔憂。


          有了“有勞而獲”的心理慰藉,張友智與企業老板抱團取利順理成章,處處變著法子廣開“財源”。


          “不用錢鋪路,在張友智這根本拿不到項目。”某工程老板告訴辦案人員,張友智深諳“掘金”技巧:招標前透露信息,施工監管“見錢免罰”或“不找麻煩”,資金撥付“提錢”到位。就這樣,張友智收獲了不少感謝費、過節費。


          據查,2010年至2018年,張友智利用職務之便,共收受紅包禮金(品)33萬余元、受賄62萬余元。


          在“禮尚往來”中,張友智一次次鋌而走險,甚至發展到罔顧法律,合伙套“吃”國家資金,最終束手被擒。


          2017年7月,張友智任縣鄉鎮供水總站經理。為助力主管部門解決單位欠款燃眉之急,在原水務局時任主要領導(另案處理)示意下,張友智應承了從農村飲水安全鞏固提升工程中央預算內資金套回80萬元項目資金的“任務”。


          為掩人耳目,規避公開招標,張友智將80萬元項目資金安插至一供水管道擴容改造項目中,并虛立成5個項目。


          如何讓內定人牟某順利中標?張友智授意身邊人與代理、掛靠公司合謀,僅在供水總站院內短暫公示招標公告和結果,控制工程造價、編造虛假資料、精準設定“關卡”、免競爭性談判程序,一番通力合作,牟某掛靠的公司如愿拿到項目實施權。


          2018年,張友智再度安排編造虛假結算資料并打通“關節”,通過紙上驗收,“成功”完成竣工驗收和審計,最終套取國家惠民資金80萬元。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經驗,張友智從中窺視出致富“商機”,開始變被動為主動,以所謂“對接工作”“發放辛苦費”等為名,肆意套取資金。除虛立項目外,張友智還采取“注水”虛增工程量、指派下屬虛列維修項目等方式,先后6次共套取國家資金和國有企業資金198萬余元。


          “我是組織和人民的罪人,我深感愧疚和悔恨……”張友智泣不成聲??v觀張友智走上違紀違法道路過程,根本原因是他忘卻初心,把工作崗位變成私人領地,靠水“吃水”,接二連三觸底線、碰紅線,等待他的是鐵窗高墻。(通訊員 陽雪梅)

         

        久久乐tv国产精品,97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免费,日本黄 色 网 站 成 人免费
        <p id="vzxxx"></p>

              <pre id="vzxxx"></pre>
              <track id="vzxxx"></track>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