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vzxxx"></p>

        <pre id="vzxxx"></pre>
        <track id="vzxxx"></track>
        首頁 > 懺悔·警示

        懺悔·警示

        案語 | 他收的錢金額并不大,但什么錢都敢要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21-08-12 08:57:39    分享至新浪微博

          年輕干部是黨和國家事業的接班人和生力軍。近年來,各地加強對年輕干部的發現、培養和選拔,一些優秀年輕干部走上重要崗位,獨當一面開展工作,一步步成長起來。然而,他們中的個別人卻被權力沖昏頭腦,挾權自重、任性妄為,忘記了權為民所用、利為民所謀的初衷,開始追求高高在上的優越感和以權謀私的愉悅感,在飄飄然中走上了違紀違法道路。本期我們選取人生追求跑偏任性用權的典型案例,警醒廣大年輕干部心存敬畏,正確認識和對待手中的權力。

         

          “被提拔成部門負責人后,企業的老板開始巴結我,想方設法通過各種途徑認識我,給我送好處費、禮品等等,自己感受到了權力的‘分量’,開始有了飄飄然的感覺。”被采取強制措施期間,廣州市白云區鐘落潭鎮環境監督和安全生產辦公室原主任周斌回憶起自己走向墮落的歷程,過往的一切清晰地浮現在他眼前。不過,彼時的驕傲得意只是水中之月,2020年12月,因受賄371萬余元,周斌被判處有期徒刑10年6個月,并處罰金50萬元。

         

          1982年出生的周斌自小天資聰穎,學習從未讓父母操心過。他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國內知名大學,獲得法學、經濟學雙學士學位,并在大學期間加入中國共產黨。2006年畢業后,滿懷理想的他成為一名大學生村官,3年后又考入廣州市白云區鐘落潭鎮政府。2012年,周斌被安排至鎮環境保護和安全生產辦公室工作。作為負責環境保護和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工作的部門,環安辦上管空氣,下管污水,中間還管消防安全,工作責任大、任務重,對周斌來說是不小的挑戰。

         

          挑戰既帶來壓力,也為周斌提供了施展才能的空間和良好的發展機遇。因工作成績突出,2014年1月,周斌被提拔為環安辦副主任,使得他與企業老板的接觸機會大大增加。每每聽說他是環安辦副主任,各家企業都會請出老板接待,客客氣氣地陪同在旁。當他發現企業存在問題需要整改時,老板往往會邀請他晚上吃頓“便飯”,送上煙酒等禮品,再塞上紅包請他多加“指導”。周斌來者不拒,有時還會帶上妻子一同赴宴,共同享受企業老板的殷勤奉承。老板的“彬彬有禮”,妻子的崇拜目光,家中日益增多的禮品,讓周斌嘗到了“權力”的滋味,在心中發出了“有權真好”的感嘆。

         

          2018年3月,鎮黨委擬提拔周斌為環安辦主任。當時正值機構改革,職務晉升進入凍結期,他暫時被任命為環安辦負責人,全面主持工作。盡管沒有獲得主任頭銜讓周斌有些失落,但有了新頭銜的他仍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風光。

         

          此時的周斌,手握環保和安全檢查執法權,部門中70余名執法隊員聽他調配,轄內6000余家企業的監管由他“話事”,檢查哪家企業、處罰哪家企業、封停整頓哪家企業都是他說了算。“與當副主任時有所不同,企業老板開始整天圍著我轉,對我點頭哈腰,夸我年輕有為,與我稱兄道弟,為我鞍前馬后,這些甜言蜜語、糖衣炮彈讓我慢慢上癮。”周斌說道。在辦案人員的記憶中,對周斌采取強制措施那天,還有企業負責人發微信,請他“晚上6點在酒店一起聚聚”,因為沒有回復,周斌的手機一直響個不停。

         

          蜂擁而至的巴結奉承和眾多老板的俯首帖耳,讓周斌洋洋自得,“過上了人上人的生活”,潛意識中開始將權力視為私人工具,完全忘記了崗位職責的要求,大肆用權“廣開財路”。轄內企業需要做環保工程或開展環境影響評估時,周斌便主動充當企業和環保中介公司的“中間人”,每次收取好處費幾千元到幾萬元不等。2017年至2020年期間,他先后違規收取中介費52萬余元。一些企業老板稱,周斌“很不好惹”,一定要按照他的意思來辦事,如果不請周斌介紹的公司做環保工程,生怕以后環安辦“上門找麻煩”;而讓周斌介紹的公司完成環保工程后,不僅可以順利通過驗收,又能拉近關系,取得周斌關照。

         

          時間一長,周斌愈發沉溺于肆意用權帶來的尊寵和虛榮,愈發將權力用到極致。通常情況下,企業環保不達標,環安辦需責令其進行整改,問題嚴重的則需要封停進行整頓。但在周斌負責環安辦工作期間,企業只要走通“門路”給周斌送錢,“問題”立刻迎刃而解。有時,環安辦前腳剛對環保不達標的企業采取封停措施,周斌后腳就收受企業老板好處費直接“放行”。他甚至“主動出擊”,專門挑一些環保不合規的企業進行檢查,發現問題后坐等企業老板上門“談數”,堂而皇之收錢。逢年過節,周斌還要“走訪”轄區內的企業,有時提前打電話“關心問候”,有時則表示要到工廠“坐坐”。對此,企業老板心領神會,提前準備好禮品禮金主動獻上。周斌每次拿到紅包禮品后就離開,從不提工作上的事。 

         

          “很濫,涉及企業特別多。”辦案人員介紹,大多數情況下,周斌收受的金額并不大,但什么錢都要。他將服務企業的職責本分當作給予企業老板的恩惠,默認收取回報是一種“互惠互利”,而不是違反紀法規定。審查調查期間,周斌還試圖在辦案人員面前為自己開脫,如果沒有自己“幫忙”,問題企業可能花費幾十萬也無法完成整改、通過評估,相比之下,自己拿幾萬好處費并不為過。在這樣自欺欺人的邏輯中,從2018年3月成為環安辦負責人,到2020年7月“落馬”的兩年多時間里,周斌累計193次非法收受他人錢財,他已全然忘記確保企業安全環保生產、防范事故發生的職責。

         

          周斌如此不知收斂地撈錢,并不是因為缺錢。相反,他家庭條件良好,夫妻二人有穩定收入,父母也有退休金。但在他人的奉承和吹捧中,周斌任由惡性欲望無限膨脹,越陷越深。審查調查顯示,周斌將自己收受的每一筆錢都記錄在手機的記賬軟件里,非法收受的金錢絕大部分都存在銀行賬戶或購買理財產品。“錢財對我來說不重要,我一分沒花!最開始的心理主要是用權力換取收益的成就感,到后來,錢越收越多,變成了盤踞在我的大腦里的一個數字。每天看著個人賬戶的數字不斷上漲,我就興奮不已,已經深深陷入了一種不可救藥的病態。” 周斌說道。

         

          過去,在組織的悉心培養下,周斌成長為一名正科級領導干部。然而,年輕有為的背后,周斌卻任由扭曲的權力觀野蠻發展,在以權謀私的道路上越走越遠,戀權的心魔最終成為吞噬人生的惡魔。(記者 李斯婧)

        久久乐tv国产精品,97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免费,日本黄 色 网 站 成 人免费
        <p id="vzxxx"></p>

              <pre id="vzxxx"></pre>
              <track id="vzxxx"></track>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